雪碧不是可乐

我混的圈子很多,所以要对号入座哦各位小可爱们。
吕云/吕婵都吃

甜甜的大糖块

#ooc预警#
#真的是糖.微博晴#
#很甜很甜#
#小学文笔#
#全文对话式,有的梗看不懂的看评论#

贰.阿爸的睡前小故事

【阿爸,阿爸我睡不着你跟萤草聊一聊以前的事好不好】绿衣的小女孩的小手拉着晴明的衣摆语气中含有撒娇的意味。
晴明笑着摸了摸那绿衣小女孩的头【可以啊,萤草想听什么事呢?】
被唤作萤草的女孩歪了歪头【唔,人可以活多少年呢,八百小姐她到底活了多少年啊,看起来好年轻哦。】
【八百?她啊误食了人鱼的肉所以变得长生不老了呢】烛光照在晴明的脸上,白皙的手指握着笔专注的写着什么。
【那她为什么要复活八岐大蛇呢】萤草微带不解的看着晴明
【为了死亡】握着笔的手有所停顿,黑色的墨水浸染了一张纸,晴明看着那张被侵染的薄纸拿起纸叠好重新取出薄纸,抿了抿嘴给出了份自己的答案。
【活着... ...不好吗】
坐在树上的萤草晃了晃自己的小腿,微笑着看着晴明。
【对于一个体验过长生不老的人来说是很痛苦的,看着身边的一个个老去,死亡是种折磨。】
【那八百小姐一定经历了很多生离死别了吧这下她终于可以不用受这种痛苦了......阿爸你再给我讲讲神乐小姐的故事吧】萤草的小手撑着脸,烛光映在萤草的脸上,她注视着晴明吹灭了旁边的蜡烛。
晴明正在写字的右手顿了顿【不要吹灭蜡烛啊萤草我会看不到的... ...神乐吗她怎么了吗?】
【神乐小姐也和八百小姐一样活的很痛苦吗】
【……嗯她和八百不一样她活在噩梦之中,她偶尔会告诉我她梦境的内容
在梦里,她感觉有人在无尽的黑暗深处不停呼唤她。
被诅咒的禁忌的孩子呀,
因为身怀力量而被当做祭品献祭出去的悲剧的女孩呀,
那个声音对她吼着憎恨吧,憎恨这人世间…这京都……!!】
【还真是可怕的梦啊,她现在应该不会再做了吧。】萤草撩了撩头发摸了摸烛灯
【是啊,那时候搞得我和博雅都睡不好觉很担心她啊。】晴明笑了笑继续伏案写诗。
【说到源博雅,阿爸是不是很在乎源博雅大人啊,每次提到他阿爸都会笑呢。】萤草眯着眼睛笑了笑。
【啊,萤草?】晴明耳根有点红,有点不自在的看向萤草【不会啊】
【嘿嘿看起来阿爸很喜欢远博雅大人呢,都说到博雅大人了阿爸来跟我讲讲博雅大人的故事吧。】
【啊?啊他啊没什么可讲的从小就学会了剑道,很聪明的天才,还会吹笛子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了】
【他跟神乐小姐是什么关系啊】
【兄妹啊】
【唔神乐小姐跟阿爸一样失忆了啊】
【嗯,是我把神乐带回家的】
【诶,是吗,那.....阿爸你在写什么啊】小小的身影突然抱住晴明笑嘻嘻的看着他。
【......等阿爸写完萤草就知道了】
【那阿爸,博雅大人只是普普通通的人类吧,阿爸是狐妖的孩子吧?阿爸人和妖寿命之差你有考虑到吗】被拒绝的萤草无聊的坐在石凳上踢着腿
【博雅他只是普普通通的人类】晴明的手顿了顿【萤草你想说什么】
萤草吹灭了眼前的蜡烛【晴明大人该走了哦】

写字的手微微颤抖,眼睛渐渐浑浊,眼泪模糊了视线,晴明眼里的萤草开始模糊成蓝白。

【是啊该走了】晴明不再是年轻的模样变得人老珠黄他伸出手握住了笔潇洒的写完最后一个字转身走向黑暗
【谢谢你青行灯】
【不用谢清明大人这是我该做的。】
模糊的“萤草”不再活泼变得异常冷静。

晴明每走一步就灭一盏灯,以前的事像走马灯一样闪过,路的尽头黑白鬼使注视着晴明,等最后一盏灯光灭下晴明和黑白鬼使一起消失在尽头,从尽头吹来的风刮起石案上的诗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说君兮君不知。
只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君相思意。

最后晴明和源博雅也没有明白对方的心意也没对对方说一句爱你。
到底是上天在捉弄两人还是两人在互相折磨谁也道不清楚。

【等等他吧,他来找你们了。】
青行灯的双眼凝视着黑暗,白色的发丝被风轻轻扶起飘在空总又落在肩上。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