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不是可乐

我混的圈子很多,所以要对号入座哦各位小可爱们。
吕云/吕婵都吃

甜甜的大糖块


在拖更掉粉的大海里溺死
#是糖哟:#
#跟剧情完全不一样#
#是小学文笔的我#
#是在ooc边缘越陷越深的我哟#
#是你们嫌弃的我哟哭唧唧#

壹.大江山退治

酒香从嘈杂的小酒馆里飘出,茨木不用闻就知道这酒馆的酒是微微掺了水的劣等酒这种酒虽然喝的时候会觉得辣但不上头顶多会醉上几时,掺水买的价格还不到原价格的一半。

因为卖的便宜所以总会有图便宜的酒鬼来着买醉,而引诱这些来买醉的酒鬼是茨木获取人类情报的手段之一。

茨木勾起嘴角化形成女子模样坐在正在喝酒的男子旁,用花言巧语撬开了男子的嘴巴。

“听说了吗源氏要围剿大江山的鬼王”

“听说了,这次源氏来势汹汹怕是那鬼王无法脱身啊”

“听说那鬼王一头红发不知吸了多少人的血啊,真实罪孽啊。”

“是啊作孽啊,要是源氏这次成功拿下那鬼王的首级可能要大肆庆祝一番啊。”

茨木顿了下,原本打算问下去,听到其他酒鬼们谈论的事忙起身跑出酒馆。

茨木急忙跑回大江山把他打听到事告诉了酒吞童子
“挚友,源氏要攻打大江山,他们是来取你首级的啊”茨木焦急的看着对此事毫不关心的酒吞。
“啊!挚,挚友”酒吞轻声咋舌挥手掐住茨木的脖子把茨木按在树上“我堂堂鬼王会怕渺小的人类?笑话,你既然这么不相信我滚啊。”眼睛泛红酒吞松开手放开快要窒息的茨木甩出一句狠话。

“挚友我咳咳咳!不是”

“闭嘴”

“..........”金色的妖瞳暗淡下来茨木摇摇晃晃的向枫叶林,红叶死后酒吞再没来过这里,现在的枫叶林早就不是以前的枫叶林了,红叶走的时候枫林的最后一片枫叶也随着红叶一起葬于泥土之中。
茨木再次抬头看着光秃秃的枫树,他的发色不再是白色,而是血红色,他用双手扎起血色的头发。
“反正他们要的只有红发的大妖怪”红发的妖怪回神抬脚走向大江山的结界口。

“吾乃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红发的妖怪散发着让人恐惧的巨大妖气嘴角微翘,蔑视般的看着山崖下的尸体,脸上布满人类阴阳师的鲜血,完成任务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挚友,那帮人类.....”红发的妖怪转过身快步走着“被吾...灭.....”闷哼一声红发妖怪的躯体倒在了地上,头滚到崖下被人类捡了起来,崖下的人们嘲笑着妖怪的愚蠢用布包起鬼王的头颅转身离开。

“茨......木!”酒吞瞪大了双眼,血红色的眼睛充满了不信,他不知道会这样,他怕他的话伤到了茨木才来寻茨木道歉,虽然他知道每次茨木都会原谅他,但这次好像不行了,他再也不能原谅自己了。
脸上有东西划过,这才让酒吞回过神,他呆滞的看着茨木泛凉的尸体,血色的眼睛开始浑浊变黑,头发开始蜕变成跟茨木一样的灰白色,身后的酒壶开始蜕变,一切都没了,他的一切,哪怕是在红叶腐化为泥土的时候酒吞都没这般伤心绝望,他知道自己对红叶的感情是猎人跟人猎物的感情,越珍贵的猎物越能勾起猎人的猎捕欲不是吗,他不明白的只有对茨木,茨木童子的感情,他能让他在他身边绕来绕去,会怕自己言语过激伤到他,会害怕有一天他会走,会背叛自己。

酒吞站起身抱着茨木没了头颅的躯体走到枫林用双手挖出够茨木躯体安放的地方,他轻轻的把茨木的躯体放进去。

“睡个好觉,我会尽快来找你的。”茨木摸了摸茨木的手笑的很温柔仿佛眼前的妖还活着,盖上做后的泥土,酒吞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讨厌枫林,讨厌妖力。

提起酒葫芦酒吞向人类的地盘走去,每一步都散发着恐怖的妖力,最后停在源氏一族的结界口,妖力侵入结界,人类阴阳师所创造的的结界脆弱不堪。

“源赖光,本大爷来了。”
酒吞停在门口大声吼叫,杀了看门的人杀进源家内部,那晚属于大妖怪的妖气逼得附近的妖怪想看看热闹却因为妖气太过强大不敢靠近,他们只知道刚开始全是大妖怪的吼叫声,打斗声和躯体和某个部位分裂的声音,有一段时间声音消失了,不过这一段平静只平静了几分钟就变成时哭时笑的哀嚎,在接着那只白发的妖怪抱着一颗红色的头颅走了出来头发衣服和脸上全是人类的血渍。
所有的小妖们都觉得他疯了,摇摇头走开了。

“听说源氏退治了大江山拿下了鬼王人头”

“听说大江山的鬼王红发血”

“听说他有一名鬼将白发如雪”

“听说退治大江山的第二天有名白发妖怪取了源氏所有参加退治的人的项上人头”

“听说源氏的贺礼上尸横遍野”

“听说鬼王红发如血,听说鬼将白发如雪,听说退治大江山后只留下了白发鬼将抱着红发鬼王的头颅痛哭”

“听说……红发的鬼王重现晴明的阴阳寮,只不过变得发白断臂”

“听说白发的鬼将陪着一直鬼王,只不过变得红发张狂。”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