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不是可乐

我混的圈子很多,所以要对号入座哦各位小可爱们。
吕云/吕婵都吃

悬崖(一)

ooc严重
*幼儿园文笔
*欢脱向(起名废)
*不死云妹和养子(身份暂且不详)吕布的唯(ji)美(qing)故事。
送给  @三角函数 (这是脑洞小到只能容下游戏和同人的我的权利表嫌弃)
*日常向

是雨夜,是喧嚣城市旁最后寂静,是万丈高的悬崖。
是下雨的原因城市的灯光像一副名贵的油画被不小心打落的水渲染变得不是那么清晰却依旧美丽。
用尽力气缠绵在一起的雨打湿了站在悬崖边的那个男人的头发和衣物也包括他那条已经带了很多年的蓝色头巾,他站在悬崖边,俯身跃下,他跳下去的那一刻表情从又容镇定还有一丝孤寂和和迫切,但却没有一丁点对死亡的恐惧和对什么事情的悲伤与失望。
“35米,25米,15米,5米”男人嘴里小声念叨着离地面的米数“1米”
随着男人离地面越来越近他眼里的迫切就越来越大“嘭”男人的身体与地面已经是零距离接触。
………………
男人从万丈高的悬崖上跃下没了呼吸,却只是昏了过去。
“咝,真疼啊。”过了半晌因剧的烈疼痛而昏过去的男人强忍撕裂躯体的疼痛,拖着自己满是泥浆的身体坐了起来“还是死不掉吗,这烦人的诅咒。”
“你还好吗。”属于小孩子的稚嫩嗓音打断了男人咒骂的话语“叔叔你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很疼的吧。”
那人抬头看了看眼前叫的孩子,那孩子看起来才5、6岁,棕色的头发,一双奇怪的红色眼眸,以及那虽然被灰尘挡住了但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是缺乏营养的惨白的脸蛋和满是泥浆且破破烂烂的衣服。
‘小孩子,是被家里人抛弃了吧’
“你叫什么名字”
“我吗?叔叔我叫吕布”
那男人看起来虽然冷酷至极但好像对小孩子根本就没有抵抗力,男人虽然对名叫吕布的那孩子的那双血红色的眼睛颇有疑问但还是抵不住吕布不自觉便透露出的稚嫩。
他终究还是心软的伸出手了抱起了吕布,他看着吕布的眼睛压下了自己的怀疑“跟叔叔回家吧,叔叔会给你个家的。”男人笑的很温柔“叔叔叫赵云哦,其实小布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叫我哥哥的。”叫做赵云的男人摸了摸吕布的头,俯身亲吻着正在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吕布的额头。
在以后的日子,吕布问过赵云,当初为什么把他带回来,赵云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啊,可能当时的你很可爱吧”
……
也有可能是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了吧,更有可能是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吧,是家的感觉吧。

(内个作者的脑洞是真的小,就直接粗略的写一写成长的问题,和18岁的礼物什么的好了好像让小可爱们失望了抱歉)
为了表示长时间没更文的歉意今天爆更三篇,mama在医院躺着好无聊还不让我碰手机简直地狱。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