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不是可乐

我混的圈子很多,所以要对号入座哦各位小可爱们。
吕云/吕婵都吃

甜甜的大糖块


#老规矩#
#ooc警告#
#欺诈组警告【有厂律鹿幸路过】#
#沙雕警告,这绝对是我写过最沙雕的一篇文【严肃脸】#

陆.互相欺骗。

琴今天又没出意外的和弗尓森吵了起来,原因是琴觉得画师铂尔曼今天也帅呆了。

夜莺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拍琴的小脑袋“琴我跟你说过了,侦探先生这个时间要休息不要吵到他,你们两个真是的怎么就不能有一天不吵架吗。”

“是他说铂尔曼先生今天不会有好事的。”琴气嘟嘟的说出她自以为很在理的吵架理由“这就是让你们俩每天吵架的原因?哦天哪弗尓森还真可怜,琴你还真是跟那个骗子一摸一样。”夜莺自顾自的说着还不时摇摇头。

“那骗子是谁?庄园里的前辈们吗。”收起微微带有撒娇意味的傲慢眨了眨眼,琴对过往的事好奇得很。

“克利切先生你又在偷东西了,真是的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的毛病这是在庄园不是在集市。”在艾玛家里不知道第几次被克利切堆满其余监管者和求生者的物品时,她终于忍不住的吼了起来。

来看看我们可爱的克利切给我们的小艾玛带了点什么。哦!弹簧手的手套和杰克养的野玫瑰,特雷西的遥控器,海伦娜的拐杖,海伦娜的拐杖??!看老皮皮善今天要被羸弱的海伦娜小姐敲碎颅骨了。
(海.盲杖碎颅杀.伦娜在线等你来皮).......还有艾玛的现任妈妈?
可怜的弗莱迪被五花大绑的搬运到了艾玛的家里,远在庄园另一边的厂长眼含泪水的跟鹿头哭诉着他的小兔子又逃了。
(鹿头:wc你们这群人就趁着小幸运不在虐鹿)

“这些是克利切对艾玛小姐深沉的爱”
克利切常常都会这样回答。
夏日的阳光很毒,艾玛种的花也热的打起了蔫,没有一块云想要试图遮住狠毒的太阳,阳光照出了艾玛和克利切的影子却没照出在树后人的影子。
爱啊,那你能感知到我对你的爱呢。伟大的魔术师压低了帽檐,转身抬脚却又在眨眼间消失不见。

“你在干什么克利切,你知道你心里真正在想什么。”艾玛盯着克利切,眼睛里写满了无奈“我不是你逃避的借口,与其在我这跟我演戏浪费时间还不如去试试,或许瑟维他不在意那些呢。”
“..........”
“克利切?”艾玛见他许久不出声便轻声的叫着他的名字“克利切在艾玛小姐,克利切要走了。”克利切右手紧紧拽着袖口压了压帽子抬腿跑开了。

有些东西是会错过的,比如感情。

克利切快速的跑着,他的右眼是死的,他看得见人们有事看不见的东西,比如刚才他看到了瑟维,他的移魂小把戏。

“瑟......”接近了,却在喊出对方名字的时候迟疑了,瑟维在睡觉,克利切没叫醒他,他只是拿了毯子轻轻的给他盖上。

克利切在瑟维的唇上偷偷吻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就像小孩子背着家长偷偷买糖吃怕被发现批评一样,蜻蜓点水般。

当克利切意识到自己不受控制的做出了什么羞耻的事时已经来不及了,瑟维知道他的老板手给自己盖上毯子之后有偷偷的吻了自己,但他可没有立马醒过来跟克利切激情的热吻缠绵到一起,毕竟以后的日子有的是,对于瑟维来说现在知道老板手喜欢自己就够了,知道克利切也喜欢自己那害怕什么呢以后的日子长着呢,瑟维相信以他的脸皮厚度是不可能不把老板手娶回家的。

“是一个喜欢行窃的慈善家,很皮,偷过弹簧手前辈的手套,特雷西前辈的遥控器,海伦娜小姐的盲杖,杰克先生的野玫瑰,艾玛小姐的工具箱,侦探的氪金,里奥的脆脆鲨,靓仔的火箭筒,前锋的橄榄球,范无救的弟弟,艾玛的妈妈,和海伦娜的盲杖,和海伦娜的盲杖,还有海伦娜盲杖,再被杰克佣兵艾玛前锋等人的追杀中多次靠好友瑟维的帮助下逃离,但最后还是猝于海伦娜的盲杖之下。”
夜莺念着简短的介绍寥寥几行字可以看出来克利切是个皮皮善。
“诶,夜莺小姐这还有一小行字”琴指着书上一小行字读了起来

“当然他偷走的不仅仅只有庄园里大家宝贵的物品还有曾被魔术师本人抛弃了的魔术师瑟维的心。”

#这个系列目前来说唯一的甜文【捂脸】我是真的爱欺诈组。#
其实本来想写杰园的,在b站看了好多杰园的手书超可爱,但我无意间发现了触漫和红豆上让我微微忍受不了的东西,差点让杰园成为了我的最雷cp
(干嘛骂人吗,ncf不正常我们的佣兵本来很好的被人ooc成那样【捂脸】)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