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不是可乐

我混的圈子很多,所以要对号入座哦各位小可爱们。
吕云/吕婵都吃

甜甜的大糖块

#老规矩甜的腻人#
#ooc预警#
#第五预告.假设监管者不知道求生者输掉比赛会死。#
#杰佣警告#

伍.破碎的玩偶

庄园经历了无数的轮回有无数人在这迷离牵挂过,这是第几任求生者和监管者们夜莺小姐也记不太清了,不过不管第几任庄园里依旧很热闹跟从前一样,夜莺小姐微微勾起唇。

“呜哇唔,夜莺小姐弗尓森把艾瑞克先生弄的手臂撕裂了。”离夜莺小姐不远黑头发的小女孩抱着一只断臂的小熊哭了起来。

夜莺摸了摸小女孩的发顶“嘘,琴不要吵,夜莺小姐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叫琴的小女孩抽泣了几下点了点头,抹掉脸上的眼泪睁大了她那双满是期待眼睛。

“以前庄园里有一个叫杰克的变态杀人魔他最喜欢的玩具也被撕碎了,可他一点都不伤心。”

“为什么”琴歪了歪头。

“嘘,琴不要打断我。”夜莺小姐轻声的跟琴对话。

“不伤心是因为他的玩具是被他亲手撕碎的啊。”

最后一把比赛除了奈布所有人都被飞回庄园接受庄园主的的惩罚而胜利的监管者们将被给予应有的“奖励”。

奈布艰难的动着双手敲打着密码机,现在场上只剩下他自己了。

还有四台密码机没有破译,地窖还未刷新,可场上只剩下奈布一个人了,心跳越来越快旧伤再次复发,周身被迷雾填满。

铁制的钢爪搭在奈布的肩上“自作聪明的小家伙我抓住你了。”

奈布倒在杰克的怀里,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跟杰克斗嘴了。
“杰克杀了我吧”

“为什么”杰克把他放在椅子上“杀了我求你了”奈布闭着双眼哭了出来小声哀求着。

杰克用手抹掉了奈布的眼泪“自作聪明的小鬼告诉我为什么。”
“我活够了,我受够了”奈布朝杰克大声叫喊着“你凭什么能决定我,我们只不过是床上的*友,过了今晚或许压在我身上的就不是你了。”奈布无情的嘲笑着杰克自尊。

“你在激我?”杰克把椅子上的绳子绑好“很好你成功了”
杰克把钢爪放在奈布的胸口,插入抽出。钢爪穿过奈布萨贝达的胸口,血是红的奈布一直都知道,但他不知道原来“他”也会哭。

钢爪抽出的那一刻奈布意识模糊不清,混淆的视线和手指尖的触觉告诉他杰克哭了。

也好,最后杀了我的人是你,不是别人奈布轻笑着合上了眼。
庄园里双手充满鲜血的庄园主等待着奈布却只等来了一具微笑着的尸体。

“他亲手杀了他最爱的人因为,爱他。”夜莺小姐沉思了一会给面前的琴一个完美的结局,至少她认为很完美。

“他才不爱他呢,如果爱的话怎么会亲手杀了他”琴不满的嘟了嘟嘴。

“就是因为爱他所以才会在那种时候选择了解他的生命,而不是让其他人来。”旁边的弗尓森一直盯着琴。

悄悄问一句看懂了吗。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