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不是可乐

我混的圈子很多,所以要对号入座哦各位小可爱们。
吕云/吕婵都吃

甜甜的大糖块


#这次真是糖#
#我敢以我的云妹担保#
#ooc绝对ooc#
#这次是吕云有魂体附物情节#

叁.雨伞

天上灰沉沉的,下着蒙蒙的细雨赵云撑着一把黑色雨伞,细长的手抚着一块一块半圆形的石头,石头有规律的摆放着。

雨虽然下的不大但现在正值秋凉的时候雨不大但打在身上还是有丝丝凉意。

赵云撑着伞走向吕布,吕布没打伞,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

“你什么时候回来”赵云站在他的身旁吕布没抬头低着头阴沉沉的说。

赵云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这头大狮子了,让他现在这么不开心,赵云温柔的笑,看着吕布“我刚回来啊,站在这会感冒的奉先,我们回家吧。”

“……”吕布没有回应他这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沉默着。

赵云的脑袋中快速回放着这几天到底做了什么让爱人这么生气连他也不搭理。

他越想越不对劲明明他这几天谁也没见,只见了吕布一个人,那是哪惹奉先生气了呢赵云蹲下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很担心你云儿”吕布冷不丁的一句话吓着赵云了“喂傻大个为什么要担心我,我不是好好的吗。”赵云的手在吕布的脸前晃了晃好让自己看起来好像傻掉了的爱人清醒起来。

吕布抬起头看向赵云的眼睛,虽然在下雨但是赵云也看出来了吕布哭了,豆大的泪珠从那个男人的眼睛里流出来,好像小孩子最爱吃的糖不小心掉到地上一样伤心的哭起来,这可让赵云紧张了吕布从没有这么哭过,他手忙脚乱的想给他擦去眼泪。

“诶!”赵云有点震惊,他的手穿过了爱人那满是雨水和泪痕的脸颊,他顿了顿脑海中有什么自己不想承认却又是都真的自己的的记忆,他……好像死了,死在嘶……想不起来了,他是怎么死的脑袋很疼,疼的就像是有心脏有虫子,他正在把虫子拔出去却又抓不到他很难受,他心很痛一是因为头很痛,二是因为赵云第一次,第一次看到吕布如此难过的表情。

利刃,血液,和吕布的哭泣,记忆断断续续的侵入赵云的脑袋,他侧着头想甩开这一切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他想给吕布去擦眼泪可却怎么也无法触碰到吕布。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吕布蹲在赵云的碑前把自己缩成一团,无助的失声痛哭,他没办法忍受失去爱人的痛苦,哪怕这种痛维持了六天。

我没有云妹,因为我没氪金。
其实没有虐(是不是以为我会让他俩复合不可能的,我本来想往后再写一段就是稍微HE的感觉但我很懒就让这俩人阴阳相隔着吧不往下写了。)
注:我今天是后妈。(不许打我)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