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不是可乐

我混的圈子很多,所以要对号入座哦各位小可爱们。
吕云/吕婵都吃

甜甜的大糖块


#老规矩#
#ooc警告#
#欺诈组警告【有厂律鹿幸路过】#
#沙雕警告,这绝对是我写过最沙雕的一篇文【严肃脸】#

陆.互相欺骗。

琴今天又没出意外的和弗尓森吵了起来,原因是琴觉得画师铂尔曼今天也帅呆了。

夜莺无奈的摇了摇头拍了拍琴的小脑袋“琴我跟你说过了,侦探先生这个时间要休息不要吵到他,你们两个真是的怎么就不能有一天不吵架吗。”

“是他说铂尔曼先生今天不会有好事的。”琴气嘟嘟的说出她自以为很在理的吵架理由“这就是让你们俩每天吵架的原因?哦天哪弗尓森还真可怜,琴你还真是跟那个骗子一摸一样。”夜莺自顾自的说着还不时摇摇头。

“那骗子是谁?庄园里的前辈们吗。”收起微微带有撒娇意味的傲慢眨了眨眼,琴对过往的事好奇得很。

“克利切先生你又在偷东西了,真是的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的毛病这是在庄园不是在集市。”在艾玛家里不知道第几次被克利切堆满其余监管者和求生者的物品时,她终于忍不住的吼了起来。

来看看我们可爱的克利切给我们的小艾玛带了点什么。哦!弹簧手的手套和杰克养的野玫瑰,特雷西的遥控器,海伦娜的拐杖,海伦娜的拐杖??!看老皮皮善今天要被羸弱的海伦娜小姐敲碎颅骨了。
(海.盲杖碎颅杀.伦娜在线等你来皮).......还有艾玛的现任妈妈?
可怜的弗莱迪被五花大绑的搬运到了艾玛的家里,远在庄园另一边的厂长眼含泪水的跟鹿头哭诉着他的小兔子又逃了。
(鹿头:wc你们这群人就趁着小幸运不在虐鹿)

“这些是克利切对艾玛小姐深沉的爱”
克利切常常都会这样回答。
夏日的阳光很毒,艾玛种的花也热的打起了蔫,没有一块云想要试图遮住狠毒的太阳,阳光照出了艾玛和克利切的影子却没照出在树后人的影子。
爱啊,那你能感知到我对你的爱呢。伟大的魔术师压低了帽檐,转身抬脚却又在眨眼间消失不见。

“你在干什么克利切,你知道你心里真正在想什么。”艾玛盯着克利切,眼睛里写满了无奈“我不是你逃避的借口,与其在我这跟我演戏浪费时间还不如去试试,或许瑟维他不在意那些呢。”
“..........”
“克利切?”艾玛见他许久不出声便轻声的叫着他的名字“克利切在艾玛小姐,克利切要走了。”克利切右手紧紧拽着袖口压了压帽子抬腿跑开了。

有些东西是会错过的,比如感情。

克利切快速的跑着,他的右眼是死的,他看得见人们有事看不见的东西,比如刚才他看到了瑟维,他的移魂小把戏。

“瑟......”接近了,却在喊出对方名字的时候迟疑了,瑟维在睡觉,克利切没叫醒他,他只是拿了毯子轻轻的给他盖上。

克利切在瑟维的唇上偷偷吻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就像小孩子背着家长偷偷买糖吃怕被发现批评一样,蜻蜓点水般。

当克利切意识到自己不受控制的做出了什么羞耻的事时已经来不及了,瑟维知道他的老板手给自己盖上毯子之后有偷偷的吻了自己,但他可没有立马醒过来跟克利切激情的热吻缠绵到一起,毕竟以后的日子有的是,对于瑟维来说现在知道老板手喜欢自己就够了,知道克利切也喜欢自己那害怕什么呢以后的日子长着呢,瑟维相信以他的脸皮厚度是不可能不把老板手娶回家的。

“是一个喜欢行窃的慈善家,很皮,偷过弹簧手前辈的手套,特雷西前辈的遥控器,海伦娜小姐的盲杖,杰克先生的野玫瑰,艾玛小姐的工具箱,侦探的氪金,里奥的脆脆鲨,靓仔的火箭筒,前锋的橄榄球,范无救的弟弟,艾玛的妈妈,和海伦娜的盲杖,和海伦娜的盲杖,还有海伦娜盲杖,再被杰克佣兵艾玛前锋等人的追杀中多次靠好友瑟维的帮助下逃离,但最后还是猝于海伦娜的盲杖之下。”
夜莺念着简短的介绍寥寥几行字可以看出来克利切是个皮皮善。
“诶,夜莺小姐这还有一小行字”琴指着书上一小行字读了起来

“当然他偷走的不仅仅只有庄园里大家宝贵的物品还有曾被魔术师本人抛弃了的魔术师瑟维的心。”

#这个系列目前来说唯一的甜文【捂脸】我是真的爱欺诈组。#
其实本来想写杰园的,在b站看了好多杰园的手书超可爱,但我无意间发现了触漫和红豆上让我微微忍受不了的东西,差点让杰园成为了我的最雷cp
(干嘛骂人吗,ncf不正常我们的佣兵本来很好的被人ooc成那样【捂脸】)

甜甜的大糖块

#老规矩甜的腻人#
#ooc预警#
#第五预告.假设监管者不知道求生者输掉比赛会死。#
#杰佣警告#

伍.破碎的玩偶

庄园经历了无数的轮回有无数人在这迷离牵挂过,这是第几任求生者和监管者们夜莺小姐也记不太清了,不过不管第几任庄园里依旧很热闹跟从前一样,夜莺小姐微微勾起唇。

“呜哇唔,夜莺小姐弗尓森把艾瑞克先生弄的手臂撕裂了。”离夜莺小姐不远黑头发的小女孩抱着一只断臂的小熊哭了起来。

夜莺摸了摸小女孩的发顶“嘘,琴不要吵,夜莺小姐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叫琴的小女孩抽泣了几下点了点头,抹掉脸上的眼泪睁大了她那双满是期待眼睛。

“以前庄园里有一个叫杰克的变态杀人魔他最喜欢的玩具也被撕碎了,可他一点都不伤心。”

“为什么”琴歪了歪头。

“嘘,琴不要打断我。”夜莺小姐轻声的跟琴对话。

“不伤心是因为他的玩具是被他亲手撕碎的啊。”

最后一把比赛除了奈布所有人都被飞回庄园接受庄园主的的惩罚而胜利的监管者们将被给予应有的“奖励”。

奈布艰难的动着双手敲打着密码机,现在场上只剩下他自己了。

还有四台密码机没有破译,地窖还未刷新,可场上只剩下奈布一个人了,心跳越来越快旧伤再次复发,周身被迷雾填满。

铁制的钢爪搭在奈布的肩上“自作聪明的小家伙我抓住你了。”

奈布倒在杰克的怀里,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跟杰克斗嘴了。
“杰克杀了我吧”

“为什么”杰克把他放在椅子上“杀了我求你了”奈布闭着双眼哭了出来小声哀求着。

杰克用手抹掉了奈布的眼泪“自作聪明的小鬼告诉我为什么。”
“我活够了,我受够了”奈布朝杰克大声叫喊着“你凭什么能决定我,我们只不过是床上的*友,过了今晚或许压在我身上的就不是你了。”奈布无情的嘲笑着杰克自尊。

“你在激我?”杰克把椅子上的绳子绑好“很好你成功了”
杰克把钢爪放在奈布的胸口,插入抽出。钢爪穿过奈布萨贝达的胸口,血是红的奈布一直都知道,但他不知道原来“他”也会哭。

钢爪抽出的那一刻奈布意识模糊不清,混淆的视线和手指尖的触觉告诉他杰克哭了。

也好,最后杀了我的人是你,不是别人奈布轻笑着合上了眼。
庄园里双手充满鲜血的庄园主等待着奈布却只等来了一具微笑着的尸体。

“他亲手杀了他最爱的人因为,爱他。”夜莺小姐沉思了一会给面前的琴一个完美的结局,至少她认为很完美。

“他才不爱他呢,如果爱的话怎么会亲手杀了他”琴不满的嘟了嘟嘴。

“就是因为爱他所以才会在那种时候选择了解他的生命,而不是让其他人来。”旁边的弗尓森一直盯着琴。

悄悄问一句看懂了吗。

甜甜的大糖块

#老规矩甜掉牙#
#ooc预警#
#多cp预警#
#这次写第五全员#
#分p写一个cp一p#

肆.我的独白(一)

厂律
兔子和狮子是捕食者和被捕者,猎人和猎物的关系。

兔子用数年时间来学会狡诈,欺骗狮子而狮子在数年间学会了心软爱上了兔子。

这是个很好笑的故事狮子本该在这数年间扑到兔子身上咬断他的脖子可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宽容最后爱上了兔子。

狡诈的兔子可没有对狮子以表宽容他欺骗了狮子夺取了狮子的一切之后狠狠的嘲笑了狮子的愚蠢。

可兔子没想到的是狮子居住的地方燃起了大火把狮子骄傲的金毛烧的结痂变灰,狮子把火灾的发生“归功”于兔子身上,他开始疯了一样找寻兔子,他不在宽容大度开始变得暴躁。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兔子和狮子再次见面了,再次见面的他们开玩起你追我赶的游戏兔子很聪明每一次都从狮子的爪子下死里逃生。

但就算再聪明总会有判断食物的一天。
那天兔子被狮子扑倒咬住脖子,很疼但兔子还是嘲笑了狮子。

“笨蛋果然还是笨蛋还跟当年一样笨,废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抓到我还真是蠢。”

狮子没去理会兔子的挑衅尖锐的爪子刺穿兔子的心脏溅了一地的血,如果仔细看还能看见狮子的眼泪。

为什流泪?。

狮子把兔子叼起来他没吃掉兔子因为狮子爱他那怕经历过背叛也依然爱着这只叫弗莱迪的兔子。

这就是狮子和兔子的故事。

夜莺小姐合上书笑着看着新来一批求生者们他们很想知道前任监管者和求生者的故事夜莺也便讲给他们听。

“那夜莺小姐为什么狮子喜欢着兔子最后还要杀了兔子。”坐在夜莺面前的琴问夜莺

“因为什么?”夜莺愣了一下神秘的对着他们笑了一下“这个不是因为喜欢是爱。”

会有后续的相信我我是爱着厂律的。
后续写完会在评论里补链接。

甜甜的大糖块


#这次真是糖#
#我敢以我的云妹担保#
#ooc绝对ooc#
#这次是吕云有魂体附物情节#

叁.雨伞

天上灰沉沉的,下着蒙蒙的细雨赵云撑着一把黑色雨伞,细长的手抚着一块一块半圆形的石头,石头有规律的摆放着。

雨虽然下的不大但现在正值秋凉的时候雨不大但打在身上还是有丝丝凉意。

赵云撑着伞走向吕布,吕布没打伞,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

“你什么时候回来”赵云站在他的身旁吕布没抬头低着头阴沉沉的说。

赵云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这头大狮子了,让他现在这么不开心,赵云温柔的笑,看着吕布“我刚回来啊,站在这会感冒的奉先,我们回家吧。”

“……”吕布没有回应他这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沉默着。

赵云的脑袋中快速回放着这几天到底做了什么让爱人这么生气连他也不搭理。

他越想越不对劲明明他这几天谁也没见,只见了吕布一个人,那是哪惹奉先生气了呢赵云蹲下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很担心你云儿”吕布冷不丁的一句话吓着赵云了“喂傻大个为什么要担心我,我不是好好的吗。”赵云的手在吕布的脸前晃了晃好让自己看起来好像傻掉了的爱人清醒起来。

吕布抬起头看向赵云的眼睛,虽然在下雨但是赵云也看出来了吕布哭了,豆大的泪珠从那个男人的眼睛里流出来,好像小孩子最爱吃的糖不小心掉到地上一样伤心的哭起来,这可让赵云紧张了吕布从没有这么哭过,他手忙脚乱的想给他擦去眼泪。

“诶!”赵云有点震惊,他的手穿过了爱人那满是雨水和泪痕的脸颊,他顿了顿脑海中有什么自己不想承认却又是都真的自己的的记忆,他……好像死了,死在嘶……想不起来了,他是怎么死的脑袋很疼,疼的就像是有心脏有虫子,他正在把虫子拔出去却又抓不到他很难受,他心很痛一是因为头很痛,二是因为赵云第一次,第一次看到吕布如此难过的表情。

利刃,血液,和吕布的哭泣,记忆断断续续的侵入赵云的脑袋,他侧着头想甩开这一切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他想给吕布去擦眼泪可却怎么也无法触碰到吕布。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吕布蹲在赵云的碑前把自己缩成一团,无助的失声痛哭,他没办法忍受失去爱人的痛苦,哪怕这种痛维持了六天。

我没有云妹,因为我没氪金。
其实没有虐(是不是以为我会让他俩复合不可能的,我本来想往后再写一段就是稍微HE的感觉但我很懒就让这俩人阴阳相隔着吧不往下写了。)
注:我今天是后妈。(不许打我)

颈花(占tag了抱歉)

链接躲在评论里呢。

借来个梗,太太说开放授权。
我想借着这个梗进击一下妇联,x战警什么的适合哪个cp啊
我想写狼队或盾铁吧
(盾铁可能不是HE冰火也可以)
大概想好了沉思了一下要不要三个都写?
好纠结。

甜甜的大糖块

#ooc预警#
#真的是糖.微博晴#
#很甜很甜#
#小学文笔#
#全文对话式,有的梗看不懂的看评论#

贰.阿爸的睡前小故事

【阿爸,阿爸我睡不着你跟萤草聊一聊以前的事好不好】绿衣的小女孩的小手拉着晴明的衣摆语气中含有撒娇的意味。
晴明笑着摸了摸那绿衣小女孩的头【可以啊,萤草想听什么事呢?】
被唤作萤草的女孩歪了歪头【唔,人可以活多少年呢,八百小姐她到底活了多少年啊,看起来好年轻哦。】
【八百?她啊误食了人鱼的肉所以变得长生不老了呢】烛光照在晴明的脸上,白皙的手指握着笔专注的写着什么。
【那她为什么要复活八岐大蛇呢】萤草微带不解的看着晴明
【为了死亡】握着笔的手有所停顿,黑色的墨水浸染了一张纸,晴明看着那张被侵染的薄纸拿起纸叠好重新取出薄纸,抿了抿嘴给出了份自己的答案。
【活着... ...不好吗】
坐在树上的萤草晃了晃自己的小腿,微笑着看着晴明。
【对于一个体验过长生不老的人来说是很痛苦的,看着身边的一个个老去,死亡是种折磨。】
【那八百小姐一定经历了很多生离死别了吧这下她终于可以不用受这种痛苦了......阿爸你再给我讲讲神乐小姐的故事吧】萤草的小手撑着脸,烛光映在萤草的脸上,她注视着晴明吹灭了旁边的蜡烛。
晴明正在写字的右手顿了顿【不要吹灭蜡烛啊萤草我会看不到的... ...神乐吗她怎么了吗?】
【神乐小姐也和八百小姐一样活的很痛苦吗】
【……嗯她和八百不一样她活在噩梦之中,她偶尔会告诉我她梦境的内容
在梦里,她感觉有人在无尽的黑暗深处不停呼唤她。
被诅咒的禁忌的孩子呀,
因为身怀力量而被当做祭品献祭出去的悲剧的女孩呀,
那个声音对她吼着憎恨吧,憎恨这人世间…这京都……!!】
【还真是可怕的梦啊,她现在应该不会再做了吧。】萤草撩了撩头发摸了摸烛灯
【是啊,那时候搞得我和博雅都睡不好觉很担心她啊。】晴明笑了笑继续伏案写诗。
【说到源博雅,阿爸是不是很在乎源博雅大人啊,每次提到他阿爸都会笑呢。】萤草眯着眼睛笑了笑。
【啊,萤草?】晴明耳根有点红,有点不自在的看向萤草【不会啊】
【嘿嘿看起来阿爸很喜欢远博雅大人呢,都说到博雅大人了阿爸来跟我讲讲博雅大人的故事吧。】
【啊?啊他啊没什么可讲的从小就学会了剑道,很聪明的天才,还会吹笛子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了】
【他跟神乐小姐是什么关系啊】
【兄妹啊】
【唔神乐小姐跟阿爸一样失忆了啊】
【嗯,是我把神乐带回家的】
【诶,是吗,那.....阿爸你在写什么啊】小小的身影突然抱住晴明笑嘻嘻的看着他。
【......等阿爸写完萤草就知道了】
【那阿爸,博雅大人只是普普通通的人类吧,阿爸是狐妖的孩子吧?阿爸人和妖寿命之差你有考虑到吗】被拒绝的萤草无聊的坐在石凳上踢着腿
【博雅他只是普普通通的人类】晴明的手顿了顿【萤草你想说什么】
萤草吹灭了眼前的蜡烛【晴明大人该走了哦】

写字的手微微颤抖,眼睛渐渐浑浊,眼泪模糊了视线,晴明眼里的萤草开始模糊成蓝白。

【是啊该走了】晴明不再是年轻的模样变得人老珠黄他伸出手握住了笔潇洒的写完最后一个字转身走向黑暗
【谢谢你青行灯】
【不用谢清明大人这是我该做的。】
模糊的“萤草”不再活泼变得异常冷静。

晴明每走一步就灭一盏灯,以前的事像走马灯一样闪过,路的尽头黑白鬼使注视着晴明,等最后一盏灯光灭下晴明和黑白鬼使一起消失在尽头,从尽头吹来的风刮起石案上的诗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说君兮君不知。
只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君相思意。

最后晴明和源博雅也没有明白对方的心意也没对对方说一句爱你。
到底是上天在捉弄两人还是两人在互相折磨谁也道不清楚。

【等等他吧,他来找你们了。】
青行灯的双眼凝视着黑暗,白色的发丝被风轻轻扶起飘在空总又落在肩上。

甜甜的大糖块


在拖更掉粉的大海里溺死
#是糖哟:#
#跟剧情完全不一样#
#是小学文笔的我#
#是在ooc边缘越陷越深的我哟#
#是你们嫌弃的我哟哭唧唧#

壹.大江山退治

酒香从嘈杂的小酒馆里飘出,茨木不用闻就知道这酒馆的酒是微微掺了水的劣等酒这种酒虽然喝的时候会觉得辣但不上头顶多会醉上几时,掺水买的价格还不到原价格的一半。

因为卖的便宜所以总会有图便宜的酒鬼来着买醉,而引诱这些来买醉的酒鬼是茨木获取人类情报的手段之一。

茨木勾起嘴角化形成女子模样坐在正在喝酒的男子旁,用花言巧语撬开了男子的嘴巴。

“听说了吗源氏要围剿大江山的鬼王”

“听说了,这次源氏来势汹汹怕是那鬼王无法脱身啊”

“听说那鬼王一头红发不知吸了多少人的血啊,真实罪孽啊。”

“是啊作孽啊,要是源氏这次成功拿下那鬼王的首级可能要大肆庆祝一番啊。”

茨木顿了下,原本打算问下去,听到其他酒鬼们谈论的事忙起身跑出酒馆。

茨木急忙跑回大江山把他打听到事告诉了酒吞童子
“挚友,源氏要攻打大江山,他们是来取你首级的啊”茨木焦急的看着对此事毫不关心的酒吞。
“啊!挚,挚友”酒吞轻声咋舌挥手掐住茨木的脖子把茨木按在树上“我堂堂鬼王会怕渺小的人类?笑话,你既然这么不相信我滚啊。”眼睛泛红酒吞松开手放开快要窒息的茨木甩出一句狠话。

“挚友我咳咳咳!不是”

“闭嘴”

“..........”金色的妖瞳暗淡下来茨木摇摇晃晃的向枫叶林,红叶死后酒吞再没来过这里,现在的枫叶林早就不是以前的枫叶林了,红叶走的时候枫林的最后一片枫叶也随着红叶一起葬于泥土之中。
茨木再次抬头看着光秃秃的枫树,他的发色不再是白色,而是血红色,他用双手扎起血色的头发。
“反正他们要的只有红发的大妖怪”红发的妖怪回神抬脚走向大江山的结界口。

“吾乃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红发的妖怪散发着让人恐惧的巨大妖气嘴角微翘,蔑视般的看着山崖下的尸体,脸上布满人类阴阳师的鲜血,完成任务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挚友,那帮人类.....”红发的妖怪转过身快步走着“被吾...灭.....”闷哼一声红发妖怪的躯体倒在了地上,头滚到崖下被人类捡了起来,崖下的人们嘲笑着妖怪的愚蠢用布包起鬼王的头颅转身离开。

“茨......木!”酒吞瞪大了双眼,血红色的眼睛充满了不信,他不知道会这样,他怕他的话伤到了茨木才来寻茨木道歉,虽然他知道每次茨木都会原谅他,但这次好像不行了,他再也不能原谅自己了。
脸上有东西划过,这才让酒吞回过神,他呆滞的看着茨木泛凉的尸体,血色的眼睛开始浑浊变黑,头发开始蜕变成跟茨木一样的灰白色,身后的酒壶开始蜕变,一切都没了,他的一切,哪怕是在红叶腐化为泥土的时候酒吞都没这般伤心绝望,他知道自己对红叶的感情是猎人跟人猎物的感情,越珍贵的猎物越能勾起猎人的猎捕欲不是吗,他不明白的只有对茨木,茨木童子的感情,他能让他在他身边绕来绕去,会怕自己言语过激伤到他,会害怕有一天他会走,会背叛自己。

酒吞站起身抱着茨木没了头颅的躯体走到枫林用双手挖出够茨木躯体安放的地方,他轻轻的把茨木的躯体放进去。

“睡个好觉,我会尽快来找你的。”茨木摸了摸茨木的手笑的很温柔仿佛眼前的妖还活着,盖上做后的泥土,酒吞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讨厌枫林,讨厌妖力。

提起酒葫芦酒吞向人类的地盘走去,每一步都散发着恐怖的妖力,最后停在源氏一族的结界口,妖力侵入结界,人类阴阳师所创造的的结界脆弱不堪。

“源赖光,本大爷来了。”
酒吞停在门口大声吼叫,杀了看门的人杀进源家内部,那晚属于大妖怪的妖气逼得附近的妖怪想看看热闹却因为妖气太过强大不敢靠近,他们只知道刚开始全是大妖怪的吼叫声,打斗声和躯体和某个部位分裂的声音,有一段时间声音消失了,不过这一段平静只平静了几分钟就变成时哭时笑的哀嚎,在接着那只白发的妖怪抱着一颗红色的头颅走了出来头发衣服和脸上全是人类的血渍。
所有的小妖们都觉得他疯了,摇摇头走开了。

“听说源氏退治了大江山拿下了鬼王人头”

“听说大江山的鬼王红发血”

“听说他有一名鬼将白发如雪”

“听说退治大江山的第二天有名白发妖怪取了源氏所有参加退治的人的项上人头”

“听说源氏的贺礼上尸横遍野”

“听说鬼王红发如血,听说鬼将白发如雪,听说退治大江山后只留下了白发鬼将抱着红发鬼王的头颅痛哭”

“听说……红发的鬼王重现晴明的阴阳寮,只不过变得发白断臂”

“听说白发的鬼将陪着一直鬼王,只不过变得红发张狂。”

喜欢你的味道

#小破车#
#ooc癌症晚期#
#不要脸的番外#

哇我都没想到这个文还能有番外
为自己瞎几把编文的能力点赞
猜猜会不会有生子后续
(手动滑稽)
我要开新坑没灵感要不要点梗啊
我以后专职写肉好了,哭唧唧
这几天写的全是肉(质量极低)

so老规矩看评论。

消失不见


#oc,ooc#
#文字手术向#
#小学文笔#
#是不虐,不甜的矿泉水#

啊咧咧我终于肝完了最后一篇这是预告预告要是不想看可以直接看文
等茨木消灭了最后一只赤鬼时天已经亮了他也已经疲惫不堪,再加上之前和酒吞的性事,被酒吞粗鲁对待过得**也是酥麻的疼。
现在的茨木觉得自己脑袋昏沉沉的想睡觉,眼睛半阖着模模糊糊的昏睡过去,茨木倒在血泊里,血是暗红色的已经分不清是他的血还是赤鬼们的血,茨木觉得自己很累很累,就这样睡过去了。

一瓶咸鱼的雪碧的置顶


#我改名,头像了你们还认得吗#

#一瓶雪碧的置顶。#

我是条咸鱼,不是什么太太叫我雪碧就好

我会在吕云深蹲的以后想进击漫威,人,我是个左右挖坑的人所以说小可爱们要谅解我啊。

还有我雷的cp大概就是云亮和盾冬厂长x除弗莱迪以外的人,律师x厂长以外的人,大概就这样。

我想开学后我的更文速度应该会下降所以说小可爱们要谅解我啊。

还有跟标题写的一样我是一瓶咸鱼味的雪碧但我很开心我有一群属于我的小可爱。

有的从一开始我写嘻哈同人就开始关注我的小可爱。

有从我开始写王者同人时关注我的小可爱。

有是从第五同人开始关注我的。

我非常感谢你们,说实话刚开始发文的时候我根本没想过会有粉丝,但到没想最后能攒到一百粉。

其实有段时间是准备放弃的但每个喜欢和评论让我支撑了现在,很感谢每个小可爱,我不什么太太,我只是把我想写的东西写出来而已。

或许我写的很差但感谢你们的宽容。

我是个重度懒癌患者,是那种有灵感就写没灵感就歇着的人,我最长有一次半年没更文掉了很多粉,但还有人关注着我,我真的很开心。

最后我爱小可爱们,让我默默为你们产粮吧虽然不怎么好吃但是我不会让关注我的小可爱饿着的。

#emmm说是不会饿着但好像已经饿着一批了【一名新晋高狗周六和周天还是会更的。】#